传承正统国学文化^_^
把你孩子养育成出类拔萃的圣人君子

怎样赚钱最快最心安理得?

过去三个月,许多朋友都切身感到了经济大环境和自身收入的困难。

在我的评论区,流露工资和消费降级的朋友明显增多。

过去三个月,包括资本市场在内,在家最切身的感受,就是压根就没有“赚钱的机会”。

但我发现有两类人,过去三个月“赚翻了”!

他们的赚钱途径并不是秘密,大家从公共途径就能查到。

我给大家梳理一下,大家看能否得到启发。乔治·索罗斯为何悲愤呼吁大家不要买俄罗斯的油气?

壹,发“国难财”,国法难容!

过去三个月,几乎每天都有“发国难财”的热搜。

在三四月份,最突出的一个群体就是“魔都团长”。

从四月网络流传的一些蔬菜包截图来看,在魔都封控区,有的蔬菜包炒作到千元以上。

更有的社区与小区,以各种“条框限制”大型团购平台合法进入,一些‘野生团长’却总能拿到通行证,赚“垄断的钱”。

四月的网络热搜显示,在魔都,有人一天就发送几千个蔬菜包,一周的盈利就在几百万。

除了“赚大钱”的,一些“跑单帮骑手”在以往的网络环境中,往往是“弱势群体”。

可是在三四月份的魔都,高额的“利润”,失控的“供需比例”,把昔日的“受气包”,‘弱势群体’变成了恶魔。

在4月一个警察拦截“跑腿”的视频中,这名跑腿员对于几个鸡蛋几瓶水加价到90元认为“心安理得,对方就是需要”。

在魔都封控供需最失衡的几天,许多跑私活的快递员,日收入在1~2万,这时候大型网络平台以往常“月薪一万算高新”的收入来吸引快递员返岗,当然返岗率持续刷新新低。

进入五月,魔都的疫情逐步进入“可控”阶段,京城的防疫形势却紧张起来。

京城防疫从初期就绷紧了“严格防疫,部分静止,常态化核算筛查”的例子。

京城动用了全国首屈一指的“基层动员力”,民众配合度也很高。往年在其他领域发挥奇效的“朝阳群众”,在基层防疫领域,也展现非凡行动力。

首都的疫情,从扩散初期,就一直将日新增感染者压缩在两位数,始终没有大范围扩散。

京城付出了多区静默,居家办公的代价,疫情确实没有扩散到日增几千几万的严峻局面,可是日增几十的状况却持续了一个月。

最重要的是,祭出了“常态化核酸”和“多区静默”的杀手锏,社区感染却一直没能根除。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几天前,北京警方终于给出了答案。在京城疫情期间,负责多区“核算筛查”的医学检验机构,居然有三家都涉及“弄虚作假”,违规检测,甚至“不检测”,就给出假报告。

这其中涉及到医疗检验机构的负责人,一线操作人员,背后也有大开绿灯的“医疗部门保护伞”。

首都警方雷霆万钧,直接对三个核酸检验机构“下狠手”,京城也很快实现“动态清零”了。

核酸检测机构的“假报告”,导致社会面传播病例不能很快筛选出来,导致几个区的“全域静止”政策延长,对国家经济的影响,是千亿级别的。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从披露的数据来看,国家在“全民大规模核酸”的时候,因为样本数量大,因此只给出“样本平均利润5%”的盈利空间。

以千万级人口,连续多轮核酸的规模来看,5%的盈利,总利润金额也不会低。

可是利润这东西,在资本眼中,当然是“多多益善”,想尽各种办法“提升利润率”。

按照正常的“10混1检”的流程,国家留出5%的利润给核酸检验机构,这些机构的负责人和操作员,在违规的将10混1的样本集中,将几十个10混1的样本放在一起检验,核酸试剂和耗材的使用大量减少,利润可以提高到200%以上。

马克思的《资本论》说过,当利润达到100%的时候,他们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

当利润达到300%的时候,他们敢于冒绞刑的危险。

现实一次次印证着哲人的观点。

过去三个月,无论是魔都团长,还是“京城核酸蛀虫”,他们都在追逐300%利润的国难财,如今京城核酸蛀虫已经被端,面临十年刑期。

魔都前三个月风光无限,聚拢财富的“投机倒把犯”们,现在似乎还很滋润,可是魔都的秩序毕竟刚刚恢复。

对“投机倒把犯”的清算,不会等到秋后,他们聚拢的“民脂民膏”,总会有办法让他们吐出来。

1 2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庭教育指导师 » 怎样赚钱最快最心安理得?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