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正统国学文化^_^
把你孩子养育成出类拔萃的圣人君子

郑庄公戒饬守臣:曾经郑许交战、如今俄乌冲突

郑庄公戒饬〔jiè chì〕守臣

本文是《古文观止》研读第五篇。戒,是告诫;饬,是整顿,郑庄公戒饬守臣的意思是:郑庄公告诫、整顿守卫在许国的臣子。

郑庄公为什么要戒饬守臣呢?戒饬的主要内容又是什么呢?对于我们今天,分析天下大势又有什么启示呢?这正是本篇研读所要讲的内容。

秋七月,公会齐侯、郑伯伐许。庚辰,傅于许。

秋季七月,鲁隐公、齐僖公、郑庄公三家联合攻打许国。庚辰,指初一,兵临许国城下。韩非子华夏管理学

在春秋战国的乱世大背景下,国与国相互攻伐都不是什么新鲜事。那么具体到这次战争,郑庄公主导联合鲁隐公、齐僖公两家攻打许国,又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这次“郑许冲突”,非常类似于当前世界发生的“俄乌冲突”。齐国、鲁国、郑国、许国都是周王朝的老牌诸侯国,本应该诸侯团结拱卫王室,但是分封制推行几代之后,周王室王畿之地越来越小、实力越来越弱,各个诸侯国做大做强、开始不听指挥,相互争霸,周王朝已是名存实亡,类似于“苏联解体”。

郑国作为周王室的重要骨干力量,本意还是想要尽最后之力,维系崩塌未尽的朝贡秩序。类似许国这些国家,立场非常摇摆,基本上算是被一些新兴崛起的诸侯国搞了“颜色革命”,渗透成了筛子,眼看许国都要脱离周王室,背叛先祖,郑庄公还是非常恼火的。

于是,联合齐鲁去打这仗,拼尽全力,不过是要维护“最后的尊严”,所以这场战争,或者说春秋时期的很多战争,不像后来秦王扫六合那样“兼并灭国之战”的残酷,更多的是“维系秩序之战”,这就能够理解为什么这种战争看上去相对和缓,郑国也无意要吞并许国。

颍考叔取郑伯之旗蝥弧〔máo hú 〕以先登,子都自下射之,颠。瑕叔盈又以蝥弧登,周麾而呼曰:“君登矣!”郑师毕登。

初一,三家联军就兵临许国城下,颍考叔率先举着郑国的军旗蝥弧登上了城池,结果是子都一箭把颍考叔给射下来了。

颍考叔可以说太过猴急,吃相太难看,这样打仗会搞得许国很没面子,而且还会在国际舆论场上被批评为好战,子都作为郑国的王室贵族自然懂得其中道理,要做到有礼有节,所以赶紧给他射下来了。

还没反应过来,瑕叔盈又举着郑国的军旗蝥弧登上了城池,动作连贯,挥舞着旗帜高喊:“国君登城!”,郑国军队一看这情形,全部登城。

这个瑕叔盈,怎么看怎么像是个“水军”,十分会带节奏,子都刚刚把颍考叔射下来,瑕叔盈直接补上,煽动力很强,军队全军出击了。这样看似是速战速决,实则是没起到军事手段以外的更大作用。

壬午,遂入许。许庄公奔卫。齐侯以许让公。公曰:“君谓许不共,故从君讨之。许既伏其罪矣。虽君有命,寡人弗敢与闻。”乃与郑人。

初三,齐、鲁、郑三家就攻入了许国城内。许庄公吓得跑到了卫国。把许庄公打跑肯定不是郑庄公的本意,可是进攻太猛,让许庄公毫无还手之力,只好跑到邻国躲躲。这种情况在春秋时期是经常发生的,打了败仗,国君去国外躲阵子,完事还能自己回来。

许庄公跑了,齐僖公开始说话,说要把许国给了鲁国。鲁隐公心想自己本来就是“陪打”的,没提议、没出力,所以表示坚决不敢要。

鲁隐公说:君侯当时说的是许国不交纳贡物,所以我跟从君侯一起讨伐许国。现在许国都认罪伏法了,虽然你想把许国给我,但是我真的不想要呀(不敢要呀),要许国根本就不是我的初衷。

接着,齐僖公把许国交给了郑庄公。鲁隐公当然知道齐僖公问他纯属做做样子,大家还要把戏演好,最后肯定是要把许国交给郑庄公发落了。

郑伯使许大夫百里奉许叔以居许东偏,曰:“天祸许国,鬼神实不逞于许君,而假手于我寡人,寡人唯是一二父兄不能共亿,其敢以许自为功乎?寡人有弟,不能和协,而使糊其口于四方,其况能久有许乎?

接下来郑庄公就开始了整顿许国的系列操作,首先是派许国大夫百里事奉许庄公的弟弟许叔住到许城的东边,东边靠近郑国。

然后说到:是上天要降祸于许国的,其实不怪大家;鬼神对许庄公产生了不满,借助我的手来惩戒他一下,寡人我是连一两位父老兄弟都不能让他们和睦相处的,哪里敢治理许国?比如说,我那个弟弟共叔段,我对亲弟弟都管教不好(下得了手),迫使他四处流浪,我能长久占有许国吗?肯定不会的。

郑庄公的话,显然是话里有话,虽然没有挑明了说,但是连哄带吓,要让许国老实点。其实也是用心良苦,希望许国“守好意识形态阵地”,共同捍卫周王室。

后面,接着对许国大夫百里说:

吾子其奉许叔以抚柔此民也,吾将使获也佐吾子。若寡人得没于地,天其以礼悔祸于许,无宁兹许公复奉其社稷,唯我郑国之有请谒焉,如旧昏媾,其能降以相从也。无滋他族实逼处此,以与我郑国争此土也。吾子孙其覆亡之不暇,而况能禋祀许乎?寡人之使吾子处此,不惟许国之为,亦聊以固吾圉也。”

你事奉许叔来安抚许国的百姓(听我的指挥),我打算让公孙获来帮助你(监视你)。假如寡人死了以后,上天或者按照法礼撤回了对许国的祸害,同意让许庄公再来治理许国,到那时,我郑国像亲戚那样对许国有所求,许国大概可以伸出援手吧?

郑庄公在这里暗示强调,咱们是“亲戚”、是命运共同体,千万不能改旗易帜,兄弟反目成仇寇,决不能让外族拿此次“侵略”之事来离间我们、逼迫我们,来与我郑国争夺土地。一定要为我们的生存赢得战略空间。否则我们的子孙生存都会面临危机、自顾不暇,更何况是祭祀这样的大事。

郑庄公说明了,我让你百里大夫来这里,不仅是为了许国,也是为了巩固我郑国的边境。

郑庄公心里非常明白,许国一旦导向了新型诸侯国,郑国的生存将会面临更大危机,所以许国是不可以加入“北约”的。

乃使公孙获处许西偏,曰:“凡而器用财贿,无置于许。我死,乃亟去之!吾先君新邑于此,王室而既卑矣,周之子孙日失其序。夫许,大岳之胤也。天而既厌周德矣,吾其能与许争乎?”

又派遣公孙获守在许城的西边,说:凡是你的器物财产都不要放在许国这里。我死后,你就赶紧离开这里。这话明显是说给许国听的,接着说,我的先父在这里新建了城邑,周王朝已经衰落,我们这些周朝的子孙在一天天地失去自己事业、看着秩序崩乱。许国是大岳的后代,如果上天果真是放弃周王朝,果真是不可抵挡的潮流,那么我能竞争国许国、以及站在许国背后的势力吗?

这里可以看出,郑庄公其实是很无奈的,清楚地知道周朝分崩离析趋势难以抵挡,伦理尽失往而不返,很难扭转颓势。天下已然是动荡的前夜,这里只能靠自己苦苦支撑。

君子谓郑庄公“于是乎有礼。礼,经国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者也。许,无刑而伐之,服而舍之,度德而处之,量力而行之,相时而动,无累后人,可谓知礼矣。”

评论区说郑庄公在这件事上非常讲“礼”。礼是治理国家、安定社稷,使百姓有序、使后代得利的。许国,违反法度就教训它,伏罪认错就宽恕它,考虑自己的德行来处理它,衡量自己的实力来安置它,相时而动,无拖累后人,真可谓是知礼了。

这样的评论软弱无力、离题万里。周王朝都崩塌了,郑庄公在捍卫着最后的尊严。然而评论在阐释讲礼是多了高尚,郑庄公做的是多么多么对。呵呵,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评论个球。讽刺讽刺。

幸而今日之世界,不同于当时之春秋。普京胜过郑庄公,新型诸侯国、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不在崛起,而在衰落,美国霸权正在解体,正义的力量必须要有所作为,埋葬动乱纷争,迎来和平未来,用其光、复归其明。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庭教育指导师 » 郑庄公戒饬守臣:曾经郑许交战、如今俄乌冲突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