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正统国学文化^_^
把你孩子养育成出类拔萃的圣人君子

因为堕胎争议,美国搁置了反华芯片法案!

在一年半前的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我们国内舆论场有一个问题争议很激烈。

那就是:民主共和两党,哪个党执政对我国更有利?

通过当时拜登和特朗普代表两党提出许多“针锋相对”的政策纲领,我们能看到两党“矛盾明显”。

可是从特朗普政府,到拜登政府,无论“涉及民众和资本利益瓜分”的提案内斗多么严重,但是“反华议案”的两党一致高票通过是高于“内部矛盾”的。

因为看穿了美国两党将“反华制华”放在高于“国内利益争夺”的位置,所以我们得出“哪个党执政,对华遏制都不会改变”的结论。

拜登政府“更会举大旗”,更会“拉拢盟友”,因此过去一年半,美国的“反华包围圈”比上届政府更狠。美国女生厕所被男生强奸,家长维权反被网暴,撕裂的美国社会背后是高明的统治术

图片

但这个月,美国的“反华大计”遭遇重大延缓和搁置。

是出了什么问题?

壹,难产的“竞争法案”再次搁置!

民主党政府上台后,比较擅长的一个技能是“将一些褒义词变成贬义词”。

比如“恃强凌弱”,美国发明了一个新词叫做“从实力出发”。

对于“反华,遏华”,美国拜登政府,特别是布林肯在多个国际场合都说是为了“赢得与中国的竞争”。

“竞争”这个词,在我国是朝气蓬勃的,特别是带上“良性”这个词之后,良性竞争就是百舸争流,就是优胜劣汰,就是发展的最佳动力。

可是美国的“竞争”却不是和中国比着好好发展,而是限制我国高端产业发展,用搞乱世界的方式逼迫我们跟他“比烂”。

所以这两年,一旦美国政府提到要在哪个国家,哪个区域,哪个行业要和我国“竞争”,我们就直犯恶心。

因为我们知道这不是代表“科技与工业能力”的比拼,而意味着破坏与颠覆,搞乱地区与行业,强迫我们“比烂”。

美国为了让“反华”与“遏制中国高端产业”更具法理基础,从去年开始就开始酝酿《美国竞争法案》。

名字很高大上,但是这个法案的主要内容,就是制定“芯片等高端卡脖子行业”的全新标准,全新市场准入门槛,在欧美日韩形成对华的高科技“产业隔离”。

这个法案从制定之初,就对我国的制造业产能升级以及芯片等高科技含量攻关行业“极端不友好”,威胁很大。

拜登政府背后的民主党议员团队去年制定了《美国竞争法案》之后,去年八月拿到参议院表决。

前年美国大选后,美国参议院100个议员席位,民主党和共和党占比是50比50席。

在民主共和议员数相等,许多国内议题都撕逼对立的背景下,去年民主党的《创新竞争法》以68票赞成,32票反对高票通过。

这表示民主党法案至少获得了共和党18席支持,这在两党严重撕裂的参议院,是极其罕见的高票通过。

要知道超过三分之二的赞成,都足以达到修宪门槛了,可见当时美国国内“两党联合反华”的氛围多么浓。

不过去年八月之后,在参议院获得高票通过的《创新竞争法》在美国众议院遭遇巨大阻力。

又经过了八个月的博弈,美国众议院各议员代表背后支持的财团塞入适合自己的私货之后,众议院通过了一个“面目全非”的新《竞争法案》。

根据美国体制,美国民主共和两党要成立一个委员会,来协调参议院和众议院通过的不同版本,最终再通过一个“终极版本”交给拜登签字。

从四月到现在,拜登都等得“嘴瓢”毛病又犯了。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说:“赶紧通过那个该死的法案,然后发给我!”

两党正在博弈“反华竞争法案”如何在众多私货中利益平衡的时候,美国最高法“取消堕胎权宪法保护”的争议裁决出现了。

原本在美国计划中,《反华竞争法案》6月通过是极限了,因为7月时间很紧张,8月美国国会要“例行休会”,然后就进入“国会中期选举”的选战了。

可偏偏,“堕胎权”争议在此时爆发,美国民主党的支持者纷纷走上街头抗议,拜登,哈里斯,佩洛西,布林肯都发表了“对抗最高法院裁决”的言论。

“美国驻华大使馆”甚至公然发表拜登和哈里斯,布林肯与最高法院“违背”的言论在中国社交平台发表。

这显然代表拜登的白宫执政系统和最高法院的权威进行公开“决裂”了。

1 2 3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庭教育指导师 » 因为堕胎争议,美国搁置了反华芯片法案!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