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正统国学文化^_^
把你孩子养育成出类拔萃的圣人君子

日本病在癌变,日本已成无可救药的东亚病夫

图丨地狱之火:1942年美军为报复日军偷袭珍珠港,发起东京大轰炸

随着东西方文明交融的完成,世界变成平坦的一体化,文明间的褶皱都将被展平

作为文明碰撞既得利益者的日本,也将被彻底抛进历史的垃圾桶

一、迷一样的日本民族性探源

1853年,美国用大炮轰开了日本的国门。在之后的很长时间里,在美国人的眼里,日本人的民族性都是一个迷。他们看上去充满了各种自相矛盾的双重性格。他们看上去文质彬彬,骨子里却又野蛮残暴。他们雅致精巧,又放荡堕落。他们等级森严,又喜欢充满叛逆怨恨,经常犯上作乱。他们看上去冥顽不灵刻板保守,却又能很快接受变革。他们生性勇敢,但又胆小怕事。他们崇尚现代文明,一面又沉湎于蒙昧愚蠢的原始神学。

美国人彻底凌乱了。他们迫切需要对日本人取得一个模式化的认识和理解。美国人还要长期的和日本人打交道下去,所以他们必须得在文化上,彻底剖析并理解这个民族。这个政治任务,便交给了美国文化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研究的成果,便是畅销全球的那本《菊与刀》。这本书认为,日本幼儿教养和成人教养的不连续性是形成双重性格的重要因素。她认为自己找到了答案,但事实上,从文化层上下手,并不能真正的解开日本人民族性多重性格的这个迷。

要解开这个迷,还需要继续的往更底层下探。从文化人类学,下探到更底层的分子人类学才行。也就是说,要从文化这个软件层,下探到更底层的基因硬件层。日本人自相矛盾的多重性格,根本原因,都出在硬件问题上。《菊与刀》一书里,最闪光的是这样一句话:“我们已经知道了许多亚洲和大洋洲的文化。日本的许多风俗习惯和太平洋岛屿上的某些原始部落非常相似。这些部落或在马来诸岛,或在新几内亚,或在波利尼西亚。当然,根据这些相似性来推测古代民族的迁移与交流将是一项非常有趣的研究,但我的兴趣不在于此。”

她几乎就走到了藏着真正答案的门口,可惜又滑门而出,重新选择了在文化层做文章。不过,即便她想深入的下探到基因硬件层,那个时代,也缺乏分子人类学这个手段。这句闪闪发光的话,指明了一些事实:日本人的民族来源,和东南亚的矮黑人种具有密切的血统和文化上的亲缘性。

近年来分子人类学的研究结果表明,日本人根本就不是他们一直所自我宣扬的那样,是单一民族,并且还是来源纯正的单一民族。人类的大迁徙,最开始抵达日本的居民是阿尔泰通古斯系的棕色人种,棕色人种的男性Y染色体为C系,澳大利亚新西兰的毛利人,日本人,朝鲜韩国人,东北亚渔猎民族,通古斯高原的游牧民族,他们同属棕色人种的C系,也就是说,在血统上讲,这些民族是亲戚。棕色人种阿伊努人,在日本本土建立了绳纹文化。这就是日本人硬件层的底子。

后来从东南亚迁徙到日本的D系的矮黑种人,打败了并驱逐了C系的棕色通古斯人,并把他们驱逐到了更北方的北海道。矮黑种人在日本,建立了弥生文明,取代了棕种人的绳文文明。自从矮黑种人统治日本之后,中国人开始称呼日本人为倭人,称日本诸岛为倭。因为矮黑种人,身高上面讲,和被他们赶跑的通古斯人相比,的确很矮。从血缘上看,作为矮黑种人的日本人,和菲律宾人,马来人,印尼人,新几内亚人是亲戚。矮黑种人,是日本人硬件层的第二层底子。

在绳文文明和弥生文明时代,日本并没有出现黄种人的身影。日本诸岛,也一直由棕种人和矮黑种人所栖息。从东亚大陆上,迁徙过来的黄种人开始出现在日本列岛上,只是最近两三千年的事。从大陆上迁徙到日本的O系黄种人,带来了中原的文明,但并未彻底取代矮黑种人和他们所建立的文明。也没有把他们驱逐出去,而是选择了融合。这个融合的结果,体现在日本人的基因图谱中,日本人的基因中,矮黑种人的基因占34%,棕种人占8%,其余则是O系的黄种人基因。反思三十年前“全州调剂”后,也该反思今天的“舆论调剂”了

日本人是世界上现存的民族中,矮黑种人基因比例最高的民族。比马来人和新几内亚人都要高。日本人之前一直认为自己是百分百纯正的通古斯种,血统上比黄种人不知道高贵到哪里去了。但是分子人类学的研究结果一出来,顿时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从明治天皇时期开始搞出来的一系列自我美化工程,大和族,天照大神的子孙,这些被包装出来的政治神话,都破产了。

日本人认为他们自己很高贵,认为自己是纯实木地板。其实呢,他们是底下两层颗粒板,上面刷了一层钢琴漆的复合地板,只是表面上光鲜,但是一泡水就要变形。这个民族,骨子里还是棕种人和矮黑种人的那一套,黄种人带来的华夏文明,只是给他们的民族性蒙了一场漂亮的文明的皮。他们对儒家文化的理解,十分的肤浅,表面上口称是道,内里全是棕黑蛮族那一套。就拿武士道来说,教人既不爱惜别人的生命,也不爱惜别人的生命,这显然不是真正的华夏之道。这只是中国文化里出现过的为人所不齿的死士精神罢了。

中国文化里面,从来不认为皇帝是神,皇帝只是和老百姓一样的人,血肉之躯,区别在于,皇帝是天道的代言人。所以中国皇帝,也从来不会说自己是神,圣旨开头的都是说“奉天诏曰”。而日本呢,他们效仿中国也施行君主制,但是日本人认为他们的皇帝,不是血肉之躯,而是神。这种人神不分的蒙昧思想,明显就是棕种人留下的原始萨满教的东西。日本人在方方面面对中国文化的吸收,都是为它们之前的两层颗粒板,刷上一层钢琴漆。毕竟,黄种人也才来2000多年,之前的5000多年,他们沉淀下来的硬件和软件人格,都是棕种人和矮黑种人留下的。

所以说,日本人谜一样的民族性多重性格,是硬件层所导致的现象。看上去文质彬彬,那是一层华夏钢琴漆。内里野蛮残暴,那是棕黑蛮族基因在骨子里驱动他们。他们看上去保守刻板等级森严,是他们学了些华夏文化里面的礼仪法度来自我克制以构建社会秩序,但是骨子里还是棕黑蛮族的血液在奔涌着,一有机会,就要搞出个大动静。他们深受两宋美学的影响,喜欢把一切东西都弄的精致,但骨子里又对一切放荡堕落的东西不能自拔。就好比,一个人在美学上是赵佶,在身体上却是一个成天想着强奸猥亵妇女的印度人。他们的美学,只是披在他们矮黑种人祖先身上的一袭华服。

撩开这件华服,露出矮黑种人特有的对生殖冲动的崇拜和狂热,这种崇拜弥漫在日本上空每一寸的空气中,到处都充满着生殖的气息。并且,不仅是狭义的生殖,还要推及到广义的生殖,比如日本人认为排泄也是生殖趣味的东西。再进一步,一切感官体验,都成为了泛生殖崇拜。在堕落和低级趣味这条路上,日本人的想象力,没有穷尽。把各种堕落都发展成轰轰烈烈的亚文化浪潮,这也只有日本人才能干的出来。

1 2 3 4 5 6 7 8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庭教育指导师 » 日本病在癌变,日本已成无可救药的东亚病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