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正统国学文化^_^
把你孩子养育成出类拔萃的圣人君子

乔拜登和普京决战中东,胜负手却在“千里之外”

7月12号~16号,美国总统拜登开启了上任以来的第一次中东外访。

这次外访,拜登“谋划”很大,我却一直没写分析文章。

放到今天写,是因为俄罗斯总统普京今天也开启了访问伊朗的行程。

并且普京将和正在访问伊朗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伊朗这个第三国,举行双边会晤。反华的澳大利亚,以后用人民币和我们结算铁矿石

图片

要分析拜登“中东之行”的图谋,就必须结合普京外访的针锋相对。

美国引爆俄乌冲突之后,美俄两国的较量早已在乌克兰战场之外。

拜登普京同时出访中东,就表明两国博弈的核心战场转移到中东。

但是美国和俄罗斯这场对决的最终胜负手,却在“千里之外”!

壹,拜登外访,先务虚,后务实!

拜登这次出访中东,国内和美国的媒体,在报道上略有差异。

我国的报道是拜登先后访问以色列,巴勒斯坦,最后一站是沙特。

美国媒体的报道是拜登先后访问以色列,约旦河西岸,最后访问沙特?

看出差别了么?报道的不同,就是美国绕不开的“倾向”。

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冲突中,我国站在阿拉伯兄弟一边,也站在主持国际公义的历史经纬,赞同联合国通过的“两国方案”。

因此我们几乎给了巴勒斯坦等同国家的待遇。

相反,美国因为被犹太资本深度绑定,从来就不承认“两国方案”,至今称呼巴勒斯坦,依旧是约旦河西岸。

即便美国在巴以冲突中明显偏帮以色列,可曾经的美国,依旧是巴以问题最强力的影响者,甚至接近“仲裁者”地位。

九十年代,克林顿曾经将以色列的内塔尼亚胡和巴勒斯坦解放阵线的阿拉法特拉到美国举行“三方会议”。

当时全球媒体聚焦下,克林顿傲娇的站在巴以一对宿敌领导人中间,轻蔑的笑容,就是告诉全世界,“我就喜欢你们看我不爽又必须听我支配的样子”。

巴以冲突已经几十年了,虽然美国摆出“仲裁者”的姿态,却从来没有在巴以冲突中,发挥建设作用。

这次拜登访问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豪放的“承诺援助巴勒斯坦3亿美元”。可在拜登踏上沙特国境线之后,巴以双方就开始火箭弹导弹激烈互射。

巴勒斯坦外长更是将巴以冲突的激化,定义为“拜登外访鼓舞以色列的结果”。

今天的美国国力,已经不可能支撑拜登在巴以冲突中,有九十年代克林顿那样说一不二的底气。

因此,拜登这次以“调解巴以冲突”为名开启的访问,原本就是去“务虚”的。只是更打脸的是,要是外访“务虚”没作用就算了。

结果是有“作用”,作用就是本来和缓的双方,军事冲突更激烈了。

拜登在以色列访问期间,在美国媒体吹嘘中,最务实的,是组建了一个新“四国联盟”。

美国,印度,澳大利亚,日本,本来已经组建了一个“奥库斯”四国联盟,最后的结果是反华的澳大利亚,知道什么叫“澳哭死”。

这次美国继续拉上印度,多加了中东的以色列和阿联酋,组建了一个“I2U2”.

因为印度,以色列国家英文名都是“I”打头,美国和阿联酋都是“U”打头,才有这么奇怪的名字。

不过美国取这名字就是为了“体现一致性和团结”,念起来有“我干啥,你追随”的意思。

不过这个英文发音,像极了泰坦尼克号里经典的“you jump,I jump。”。

这台词放在矢志不渝的爱情片里,确实感人。可如果用来形容“政治同盟”,感觉寓意美国这艘船要沉了,盟友们准备好“先后跳船”!

拜登政府上任后,印度明显收敛了对华挑衅,阿联酋更是我国在中东的经贸合作伙伴。

即便是美国铁杆以色列,我国与他们的双边关系,经贸往来特别是高科技合作,也一直没断。

因此印度,阿联酋,以色列和拜登一起四方通通话算是“人情世故”,但这四国的谈话中,拜登压根连与中国为敌的倾向都不敢表露。

所以这么一个“中东四国机制”想反华,那也是忽悠国内选民的“务虚”。

图片

拜登这次中东之行虽然沙特排在最后,但拜登这次最务实的中东行程,其实就是去找沙特“请求增产石油”的。

拜登出发前,美国刚刚公布6月的通胀达到四十年顶峰的9.1%。

在美国专家的测算中,美国要解决通胀危机,只有美联储急剧加息,减免特朗普时期贸易战的对华关税,以及打压国际油价三条路。

美联储今年开启加息以来,力度不断加大,但结果通胀的势头却是越加息越猛。

事实证明,美国只靠大力度加息,除了会把经济整衰退,根本降不了通胀。

美国一直放风要“减免特朗普加征的中国关税”,但是美国内部的反华派要求“减关税必须威逼中国交易其他利益”,所以最近半年,美国各级官员主动求着我们谈了好几次,但是我们没有松口为美国摆平通胀。

降关税,急剧加息两条路都走不通,拜登只剩下“降低国际油价”一条路。

可是俄乌冲突是美国引爆的,美国在吃欧洲资产转移的红利时,就得接受战争导致的全球油价飙升。

能够解决高油价的,只剩下沙特领导的产油国OPEC联盟大幅度增产,将国际油价打下去。

油价降下去,美国的通胀才能降下去。

可是现阶段的高油价,沙特等中东产油国同样是获利者,高油价赚得盆满钵满。

沙特为什么要放弃经济利益,去增产破坏国家的收入?还将俄罗斯彻底得罪死?

美国能够给沙特什么利益,让他们放弃这么重要的经济利益?

能高于经济利益的,就只有政治利益和国家安全利益。

沙特的政治诉求是美国承认萨勒曼王储的地位,背书沙特的“父子传承,世袭罔替”。

沙特的国家安全诉求,一方面是要从美国进口先进进攻性武器,另一方面是要求美国对伊朗强硬,不允许放开“伊核协议”的枷锁。

拜登这次出访沙特,姿态已经足够低,就差跪求了。可是姿态出来了,但美国能够交易的“利益”却拿不出来。

拜登政府和沙特最大的矛盾,就是四年前的记者“卡舒吉遇害案”。

当时拜登还只是参议员,他就称萨勒曼王储是凶手,沙特是:国际贱民。

如今拜登到沙特求油,就必须把国际贱民的侮辱收回去,还要承认萨勒曼王储的世袭罔替。

可是在美国民主党内部,对萨勒曼和卡舒吉案的定性,已经关系到党内价值观的凝聚力,不是拜登能随便“放水”的。

既然无法满足沙特世袭罔替的政治利益,那么“国家安全利益”呢?

同样是因为“卡舒吉被杀案”,拜登政府禁止了向沙特出口进攻性先进武器。

这次拜登出访,双方依旧没有“先进武器的军购合同”。

再加上解锁“伊核协议”,也是拜登政府上任后努力推动的一个方向,现在是美国和欧洲盟友在求着推进“回归伊核协议”,所以拜登也无法给沙特封杀伊朗的利益。

因为拜登拿不出“实际利益”,因此沙特王储最后也只给出了“有增产空间,但是暂时做不到”的圆滑回答。

这一答案至少证明拜登现阶段无法让沙特增产石油。至于下个月或者未来能不能,还看美国接下来能不能在一个政治利益,两个沙特国家安全利益上,给沙特实质上的让步!

1 2 3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庭教育指导师 » 乔拜登和普京决战中东,胜负手却在“千里之外”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