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正统国学文化^_^
把你孩子养育成出类拔萃的圣人君子

西人可能做梦都想不到:一根秒针,一个机械时钟,居然可以给西方历史来个釜底抽薪,击穿美丽谎言的层层外衣

昨天有网友@笔者,询问一个问题:对没接触过西方伪史的读者而言,能否通过一篇文章入门西史辨伪?点开后,看到了陈大漓先生的回复如下:

图片

这两篇文章确实值得一读,相信能给不熟悉西方伪史的小伙伴打开一扇大门。能够受到陈大漓先生关注,深感荣幸。笔者在快速浏览《机械钟简史1.0》一文时,看到陈大漓先生在文中遗憾地提及:“14世纪中末叶,意大利人唐迪成功仿制机械钟。百思不解的悖论:一边是苦无天日的黑暗中世纪,君主与民众都是文盲,一边却孕育了数不胜数的代表高等学识、高等教育的世界知名学府……

目前,没有人能清楚解释元天文学和元朝的天文仪器是如何凭空出现于西欧的,包括西史辨伪者也不知道,这个答案可能要等百年之后的人来解决。

这个问题斗胆来提供一个线索,元朝天文学和天文仪器不是凭空出现在西欧,而是随着蒙古西征、以及丝绸之路的汉人带过去的。

此前发过一篇文章:一图回归填空白:腓尼基人原型极有可能是汉人,大马士革俱汉人,出名刀,奥斯曼、叙利亚、约旦等竟番汉杂居,更有多城皆汉儿人,设巡检司

《西域土地人物图》图中有大量类似汉地庑殿顶式的建筑,比如撒马尔罕北侧的“望日楼”。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彩绘本的《西域土地人物图》中,它被表现为红色的有着中国式屋顶的高台建筑。

图片

“望日楼”,实际上是被称为“兀鲁伯天文台”的天文观测建筑。它的建造者,是帖木尔帝国创建人帖木尔大帝的孙子,撒马尔罕的统治者兀鲁伯,建造时间大约在1428年至1429年。

望日楼是当时中亚最大的天文台。

它是一座三层圆形建筑物,建有长达40米的大理石六分仪和水平度盘,用于天文测量。

西人宣称,借由这套当时伊斯兰世界先进的天文设备,兀鲁伯重新确定了古希腊学者托勒密记录的大多数星辰的位置,由此形成的数据,在此后大约两个世纪中产生了重要影响。他们将“望日楼”的建造者帖木尔帝国创建人帖木尔大帝的孙子、撒马尔罕的统治者兀鲁伯,说成了著名天文学家。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一个连数学都不怎么会的“天文学家”意味着什么。

天文数据需要上千年连续不断的观测,由于存在岁差(如十九年七闰),国际天文学界迄今为止400年前有天文记录的国家唯有华夏,没有其他地方,所以中亚、阿拉伯什么伟大的天文学都不是信史。

一个连历法都搞不出来、必须使用大唐传过去的历法才能分清年月日等时间概念的地方,天文学能发达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彩绘本的《西域土地人物图》中,望日楼是红色的有着中国式屋顶的高台建筑,而在《蒙古山水地图》中,则是中国式的楼阁建筑。

无一例外,都体现了中国特征与特色,这一点毋庸置疑,也无法抹杀。

根据程碧波教授对大秦的研究,以及《西域土地人物图》、《肃镇华夷志》中提到一件边境汉人西逃的往事,还有《西域土地人物略》的记载:

“又西行六程,至天方国。

天方国西行十五程,为迷癿力城。

又西至牙瞒城。

又西为文谷鲁城,俱汉儿人,蓬头带帽儿,种旱田,出珊瑚树、眼镜石。

又西为阿都民城。

又西为也勤尕思城,其城四隅环以屋庐,周围有水,水有舟楫,俱汉儿人,蓬头带猫儿,种稻田,出撒黑剌镔铁刀。

又西为撒黑四塞,其城二重,俱汉儿人,蓬头带帽儿。

又西为哈利迷城。

又西为阿的纳城(属鲁迷城管)。

又西为菲即城,其城一重,有王子,俱汉儿人,剪踪被发,戴帽儿,种稻田,养蚕,织金蟒龙撒黑剌剪绒毡。

又西为安格鲁城(城西距山,山上有巡检司)。

又西为可台城。又西为孛罗撒城(又西有海,中有舡,载千人,粮饭可用三个月,备用盔甲什物)。

又西为鲁迷城,其城二重,有自立王子,有缠头回回及汉儿人。东至孛罗撒一千二百里。”

图片

图片

从上述情况得知,远至土耳其、地中海、伊朗、叙利亚,从区域分布及其产业来看,镔铁业、眼镜业和航海业均牢牢控制在彼时的汉人手中。而眼镜业对于天文航海的发展至关重要。

根据《西域土地人物略》记载与地图文献的对照进一步研究发现,彼时汉人控制了包括大马士革在内的两河流域以西,直到地中海东岸,并向北在小亚细亚半岛设有封国和巡检司,再跨过伊斯坦布尔海峡,进入罗马尼亚,控制鲁迷城,把守伊斯坦布尔海峡咽喉,同时向西继续扩散。

1 2 3 4 5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庭教育指导师 » 西人可能做梦都想不到:一根秒针,一个机械时钟,居然可以给西方历史来个釜底抽薪,击穿美丽谎言的层层外衣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