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正统国学文化^_^
把你孩子养育成出类拔萃的圣人君子

希腊伪史新发现,特补一刀:希腊不是国,而是个省,清朝来朝贡,根本不是传教士笔下的什么古老文明

古希腊的伪史问题国内外很多学者已经说得很透了,本来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可是看到何新说希腊伪史仍旧堂而皇之地大量充斥于北京中学的历史教材中,看来西史辩伪者还任重道远,今日决定在前辈们的基础上继续补一刀。律圣朱载堉狂点数学技能,定下世界标准音调:没有我,西方能有标准乐器和乐理?没有我,巴赫能发明钢琴?你们还想听钢琴曲?

今日之希腊如图所示

图片

请记住意大利与希腊的相对位置。因为,根据这个相对位置,我们可以对古地图上标注的信息进行辨识。

根据美国学者撒迦利亚·西琴(Zecharia Sitchin)的考证研究,近代以前不存在“希腊”(Greece)这个地名。

撒迦利亚·西琴表示:

“这个区域在拜占庭帝国时期被称为‘罗梅杰’(Romej),在奥斯曼帝国时期被称为‘拉贾’(Raja)。”

注意,拜占庭也是后世西方学者强加的名称,历史上从未存在过一个自称是拜占庭的帝国。

俄罗斯学者福缅科(A. T. Fomenko),俄罗斯技术科学院院士、莫斯科国立大学微分几何系负责人,1996年荣获俄罗斯联邦数学卓越奖(1970年前,是苏联最出色的数学家之一),他在经过研究后声称:

“希腊(Greece/ Hellenic)这个名称首次出现是在16—17世纪,而被用于虚构“古代”则是在17—18世纪。”

哈佛大学教授詹姆斯·罗素(James R. Russell)特别指出:“希腊语是一种淡化的古代亚美尼亚语。”即希腊语衍生于亚美尼亚语。

这实际上是一种源自于亚美尼亚的斯拉夫东正教语言。

它比法语、英语诞生的时间都还要晚,在近代依靠印刷术(锁定字母,防止写乱)和规定“发音符号”(字母)后才形成教派文字,然后被基督教使用。不过,这种所谓的文字存在巨大缺陷,不能用于书写文学、科学和哲学,无法承载高深的知识、表达深邃的思想。

牛津大学教授麦克里奇(Peter Mackridge)发现,有个流亡法国的希腊人名叫科莱斯(Adamantios Korais, 1748-1833),是他发明了所谓的“纯正希腊语”(katharevousa,希腊官方于1834-1976年间采用)。

此人曾在1803年公开承认:“希腊语是一种新的语言文字,差不多出现于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 1533—1592)那个时代。”

言下之意,科莱斯想把希腊语的时间再往前推一点,让希腊语的历史显得更加悠久一些。

为了让希腊语显得历史悠久,科莱斯为它披上了一层东正教语言的外衣,用来包裹现代西欧的语义或概念。

雅典大学教授利亚科斯(Antonis Liakos)对此进行了研究,并发表评论道:

“希腊语原是东正教语言……,由此,在这个新国家就出现了两种对立的语言族群:一是上层,即‘纯正希腊语’族群,他们斥责对方的语言是粗俗的;一是下层,即讲本土方言的‘民间通俗语’族群,其精英把它视为真正的民族语言。”

1834年,所谓的“纯正希腊语”成为希腊官方语言,刚推广使用不久,它就造成了一系列的社会灾难。

其本土母语,即真正的“民间通俗语”(Demotic)遭到无情地排斥与打压。

因为这种“纯正的希腊语”具有教派性和经院式的外壳,根本不适合表达知识(科技)、情感(文学)和生活(日常),还要依靠外来语及其新概念不断进行修修补补,所以严重影响了百姓的日常交流和生活,也阻碍了希腊的社会经济发展。这种糟糕的情况最终导致上层统治阶级与底层百姓之间发生了激烈的斗争,该斗争足足持续了150年之久。

到了1976年,“纯正的希腊语”终于被“现代标准希腊语”彻底取代。而后者便是在民间流行的通俗语版本上进行的升级。

原来的“纯正希腊语”被弃之不用后,一些希腊学者觉得怪可惜的,遂灵机一动,把这种已经死去的语言用来冒充“古希腊文”,成为专门伪造“古典”的特殊工具。这种人造的、伪古典希腊语”(artificial pseudo – classical Greek),其方法与原来如出一辙,即继续使用东正教的斯拉夫宗教语言作为拼写和句法形式,来包装现代法语、英语和德语的词汇。

这些希腊学者之所以敢大着胆子这么干,完全是因为看到自己的邻居也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系统造伪工程,动静还一个比一个大。在这波赶集似的狂潮造假行动中,这些希腊人也想趁机提升本民族的历史地位。

所以,西方“复兴希腊”的真实历史是开始于19世纪初,是一件很晚的事情。几十年后,才炮制出“意大利文艺复兴”。

意大利萨伦托大学教授沃克斯(Onofrio Vox)在论文《现代伪造的古希腊文》中写道:

1 2 3 4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庭教育指导师 » 希腊伪史新发现,特补一刀:希腊不是国,而是个省,清朝来朝贡,根本不是传教士笔下的什么古老文明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