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正统国学文化^_^
把你孩子养育成出类拔萃的圣人君子

蔑视百姓的乱作为,最应该设置“红绿灯”

去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针对资本垄断,首次提出“要为资本设置明确的【红绿灯】,防止资本野蛮生长。”

“明确红绿灯”这一形象比喻,一瞬间就让老百姓明白了国家对资本的态度,以及资本在经济运行中的作用。

这是国家官方文件第一次将交通安全方面的“红绿灯标志”,用到经济政策的制定中。

当时我就有一个想法,既然“红绿灯”可以形象的用在“对垄断资本的管制”上,那么也应该可以用在对“蔑视百姓”的乱专权,乱作为之上。

什么样的行为叫做“蔑视百姓”?日本准备用1000枚导弹打击中国,更可怕的是他们的“混血计划”

图片

什么样的“创新改革”是绿灯可以干?什么样的“伪创新乱作为”应该红灯叫停?

今天引发全网愤慨的“新版红绿灯”争议,就是值得反思问责的典型案例!

壹,“新国标九宫格红绿灯”想治谁?

昨天开始,“新国标九宫格红绿灯”引发了全民的集体反感。

这次事件,确实存在两个“误读”。但是这两个误读都不是“老百姓”造成的。

因此也不允许公知群体以“民众不理性”为理由将这事件遮掩过去。

这次“新国标红绿灯”事件引发民怨的第一个“误读”,就是【这并非新国标】。

这种“九宫格红绿灯”设计,出自2016年设计的“交通标志新国标”,并且从2017年7月1日,已经开始“强制执行”了。

有人说,2016年宣布的设计,2017年7月就启用了,老百姓在今天集体不满,不是闹事么?

并非如此,而是昨天发生了两个比较重要的事件。

第一,是“新国标红绿灯”的设计者孙国良公开直播,以“科普”的名义教导老百姓“学习新标志”。

第二,就是有多个媒体报道,“新版红绿灯”会有试点时间,然后以全国铺开的时间是在明年。

孙国良对自己“把简单事办复杂”,把“服务百姓的事办成折腾百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态度,激怒了“学习新标志”的围观群众,被群众直接“骂到停播”。

孙国良昨天开启直播,到被“民意”要求停播,这一事件,是2017年埋没在“新版标志”里的九宫格红绿灯来到群众舆论核心的主因。

另外,涉及交规,历史上包括“黄灯等同红灯处罚”等争议条例,都是在少数地区推行后,引发巨大舆论争议后来被取消的。

因此新版红绿灯如果只是少数地区“试点看看”,全国百姓也不在意。

在是在没有“对比数据”,没有“司机民意反馈”的背景下,直接就宣布“2023年要全国强制推行”,这是激怒老百姓的根源。

根据2022年8月的数据,截至今年上半年,我国汽车保有量是3.12亿辆,每年新增汽车注册2000多万辆。

截至2022年上半年,我国持有机动车驾照的4.56亿人,每年新增驾照持有人2200万人以上。

也就是说,到2024年,我国机动车驾照持有人就会突破5亿。

未来任何交通灯与交通标志的“大变革”,都攸关5亿百姓,接近4亿辆汽车。

如此庞大的司机群体,如此庞大的汽车流通量,任何标志与信号灯的改革不应该充分讨论与科普么?

任何交通标志与信号灯的变革,不应该是向着“更加明确而简约”的方向改革么?

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把明确的标志模糊化,这时装的哪一年的傻X?

这次“新版红绿灯”引发民意海啸的另一个误读,是“新版取消读秒倒计时”。

绝大多数的百姓,都被“取消读秒倒计时”的争议点吸引。

可这是“老百姓不理性”么?

图片

关键是有媒体找了“民众代表”出镜发言,大加赞扬“取消倒计时读秒”的先进性。

这些不敢露真名的家伙,连我这种经常替官方解释的都羞与为伍。

正是这些人集体洗地,违反人性常识的说“倒计时读秒增加了强行加速,增加了交通违规和事故”。

正是这种违反人性还要强加在“普遍民意”上的赞歌,引发了朴素老百姓的集体反弹。

图片

妮玛蔑视我,无视我,就算了。可是你把违反科学和人性常识的“伪科学”,借民意之口说出来,等于不让我发声,还以我之名发表“傻X”言论。

是人都不愿沉默,是人都无法理性!

1 2 3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庭教育指导师 » 蔑视百姓的乱作为,最应该设置“红绿灯”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