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正统国学文化^_^
把你孩子养育成出类拔萃的圣人君子

毛泽东,一个被误解的巨人

毛泽东是一本书,读这本书不能只看封面

如何理解和评价毛泽东,是一件很复杂,且极富争议的事。爱他的人,视之为神;恨他的人,对他极尽毁谤之能事;怕他的人,则把他变成一种禁忌。

这些模式化,脸谱化,表面化的看法和认知,都是对毛泽东的误读和曲解。就像看一本书一样,很多人都只看封面,至于书里面的内容,因为大家都没仔细阅读过,也只好各执一词,众说纷纭。

今天,让我们心平气和的翻开这本书,抛开世俗短见与是非成见,来读出这本书的精髓和中心思想。

像毛泽东这样,在精神上,思想上,行动上全方位的万米巨人,不要说在世界历史上很罕见,就是在中国这种盛产巨人的历史上,也极其罕见。

在海外历史上,拿破仑这样勉强可以拿得出手的小巨人,凑合着可以加入到毛泽东的英雄谱中。评语大概会是这样的:此人闹革命一流,打仗二流,战略三流,晚年昏招频出,渐至不入流,最终招致失败,沦为了阶下囚。

至于被人吹捧到天上的华盛顿,毛泽东估计连评价他的兴趣都没有。真正的美国国父是路易十六,不是华盛顿。华盛顿先是当了英奸叛国,跟着法国人打英国,后来又窃取路易十六美国国父之名。这种人,哪里配称得上英雄,不就是个美国版的伪满洲国溥仪。

要评价一个巨人,就得站在同样的高度才能看到他的全貌。所以,那些来自精神侏儒们对巨人的评价,得到的也全是市井小匹夫般的鄙薄俗见。比如高华李锐之流,这种精神海拔不足三厘米的侏儒,他们关于解读毛泽东的书,大概看到的都是毛泽东脚趾甲里的灰垢。

如果把毛泽东当成一本书,这本书内涵太深厚。不进行深入的解读,就只能流于看看封面。没有厚土,就不可能长出参天大树;没有深水,就不可能长出大鱼。同样,毛泽东之所以会成为伟人,背后孕育他的土壤和源泉又是什么呢?

湖湘学派的文脉传承与源流

有种东西,叫做文脉传承。有种现象,叫人杰地灵。

湖湘学派,起始于北宋五子之一的周敦颐。中兴于大思想家王夫之,最后的硕果就是毛泽东。所以说,只有文化,才是孕育出民族巨人的土壤和原动力。明亡之后,因为恶心异族统治,王夫之隐居湖南,开创船山学派。中国的儒学最高水平和中心,从江南转移到了湖湘。

文脉兴,则人杰出。之后,湖南英杰辈出。王夫之,不仅肩负华夏道统,艰难传道,他还是一个决绝的华夏文化捍卫者。他经常大晴天的打着一把伞,脚上穿着一双木屐。意思是说,上不与满清共天,下不与满清共地。

湖湘学派,向来强调华夷之辨,在王夫之这里,他对华夷之辨的强调,达到最高峰。后来的革命党人闹革命,要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王夫之的书,就是革命党人的革命手册、精神食粮和思想指南。

船山学派,讲的是治乱兴衰,经世济民,匡扶社稷的帝王之学。他的核心主旨是经世致用。

他非常痛恨江南的那些尚清谈而不致用的贱儒学派,尤其厌恶王学,也就是王阳明心学。王夫之认为,程朱理学,和陆王心学,都是亡国之学。对宋明两度亡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王船山的思想,主要继承自张载。张载是北宋五子里,最有大儒风范之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四句很多人口口相传的话,就出自张载之口。这才是以天下为己任的真正的大儒精神。

没有王船山,就没有后来的曾国藩,左宗棠,魏源,谭嗣同,毛泽东,等人。

为什么谭嗣同,毛泽东,小小年纪的时候,都好像与生俱来的具有那种以天下为己任的思想和抱负呢?这就是文脉和文气的濡染熏陶所致。很难想象,一个只知道遛鸟斗蛐蛐讲笑话逗闷子唱二人转,或者在租界里面听夜上海的这些地方的人,他们的青少年,在很小的时候就能有这般的抱负和识见。

为什么中国近现代史上,湖南一地是这么的浓墨重彩,人才辈出呢?根本原因,就是先有文化策源地,接着是人才和英雄的策源地,最后才是政经策源地。文化,才是驱动历史演进的最底层结构。

这支华夏文脉,大概的说下源流脉络,是周敦颐开辟了这块文化根据地,其弟子耕耘很多代人,赋予了湖湘大地以灵气和底蕴。周敦颐影响了张载,后来张载影响了王夫之,王夫之影响了后来的谭嗣同,谭嗣同影响了杨昌济,杨昌济又影响了毛泽东。

以天下为己任,这种精气神,胸襟抱负,是儒家的大儒思想,给毛泽东注入的精神力量和胆魄。使他的人生在起步的阶段,就有了方向格局和高度。至于后面使用什么工具,怎么行事,怎么达到目标,实现抱负,那都是术的层面了。

从周敦颐,到王夫之,再到毛泽东,这一路的文脉传承下来,它告诉了我们什么道理呢,它表明:国破,文化不亡,国亦可复;文化亡,则复无可复。

1 2 3 4 5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庭教育指导师 » 毛泽东,一个被误解的巨人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