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正统国学文化^_^
把你孩子养育成出类拔萃的圣人君子

揭秘厉以宁家族暴富史

厉以宁凭着经济学家,国策顾问,和财经委副主任的身份,在学界、政界、商界都混的 风生水起。真是应了那句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崽子会打洞的至理名言。厉以宁厉害, 其儿子厉伟在商海中拼杀更厉害,毫不逊色于厉以宁。从郭德纲的成功看群众路线的威力

1992年厉伟调入深圳宝安集团工作,任深圳市安信投资发展公司和深圳市安信财务顾问 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宝安集团总经理助理。1997年3月任深圳市延宁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儿媳妇崔京涛也进了神华期货经纪有限公司顺利当上董事长。

厉氏家族所非法控制的深圳市延宁发展有限公司和神华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地址都在深圳市福田区振兴路四号华匀大厦B座。根据目前已经暴露的情况,厉伟夫妇二人自到深圳闯荡后,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通过各种非法手段敛集了令人难以想象的个人财富,这多半要归功于他著名经济学家的老子厉以宁。

以厉伟名义在深圳市神华投资有限公司出资150万元,占15%的股份,钱从何来?!厉 伟等人以各种名义在其它公司中的出资和购置房产、豪华汽车,以及在境内外的亿万存 款,钱从何来?!

以厉伟名义在深圳市神华投资有限公司出资150万元,占15%的股份,钱从何来?!厉 伟等人以各种名义在其它公司中的出资和购置房产、豪华汽车,以及在境内外的亿万存 款,钱从何来?!

1995 年,厉伟开始任中国宝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1996年2月,深圳延宁 实业有限公司变更为深圳市延宁实业有限公司,由崔京涛任董事长,厉伟等3人任董 事。1996年3月,深圳市神华投资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深圳延宁实 业有限公司和厉伟各出资150万元,崔京涛为董事,厉伟为监事(又一家夫妻店!)。1996年5月31日,靠弄虚作假和包装起来的厦门龙舟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在上 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圈钱,证券代码为 600711。

1996年7月2日,深圳市安信财务顾问有限公司进行变更,厉伟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 但仍任深圳市安信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后调任宝安集团总经理助理。1996年 7月24日,神华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在深圳特区报宣称其为“经国家工商局核准登记注册 的全国性大型期货经纪公司,由国家部属公司共同投资兴办,资金雄厚,实力强劲。” 1996年7月30日,厦门龙舟股份有限公司召开第二次股东大会,厉伟、罗飞等7人担 任第二届董事会董事。

1996年9月,由罗飞与其妻子喻琴合伙成立深圳市佳定实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0万 元。1996年12月,厉伟离开宝安集团,转入深圳市实业有限公司工作,以回避其原来 具有的国家工作人员身份,好“大干一场”!1997年3月,深圳市延宁实业有限公司变更 为深圳市延宁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由300万元猛增至6800万元,企业类型变更为 “非国有独资有限责任公司(私营)”,法定代表人由厉以宁儿媳妇崔京涛变更为厉以宁 的儿子厉伟,其母何玉春参加监事会。该公司由厉氏家族绝对控股,其巨额资本来源不明!

1997年5月28日,厦门龙舟股份公司召开1996年度股东大会会,免去厉伟等三人董事 职务(同时被免职的两人为罗飞、庄伊明,现均已因诈骗被捕,厉伟因其父亲是厉以宁 而安然无恙)。1997年后,厉伟开始公开以延宁公司名义进行各种投资活动和商务诈骗 活动,并担任多个公司董事或监事,有的则以他老婆崔京涛名义出任董事或监事。1997 年8月,延宁公司与佳定公司、香港智源企业有限公司一起出资170 万美元收购控股深 圳红光奥康光电有限公司(现更名为深圳智同指纹技术有限公司),延宁公司占有55%的股份。

1998年4月下旬,延宁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罗飞在深圳被厦门检察院来人拘捕,同案犯 厉伟第二天就派人携巨款前往营救。1998年4月29日,厦门龙舟股份公司公布1997年 年报,该公司上市第二年就亏损3904万元,平均每股亏损0.647元,5月13日,各证 券报公布厦门龙舟股份公司副董事长吴守洁、副总经理庄伊明因涉嫌受贿罪和商业受贿 罪被捕。厉伟、罗飞等又安然无恙!1998年六七月份,厉以宁教授前往厦门“讲学”期 间,狗仗人势的厉伟跑到厦门检察院狂妄宣称,自己、罗飞与厦门龙舟造假无关,敢跟 厉家作对,“决没有好果子吃!

1999年5月,厉伟将经营不善已难以为继的智同指纹公司转让给北大方正集团,与此同 时,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厉以宁宣布,在职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班列入该基地项 目。1999年6月,厉以宁在深圳特区报举办的经营管理高级研修班上大谈“论道德力量 在经济中的作用” (厉家父子何曾有过一丝一毫的“道德”?!)1999年8月,厉伟竟然 将别人寄给北大党委的举报信公开示人,气势汹汹地指责有人竟敢举报厉家父子,“真是 吃了豹子胆了”!

从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这里存在一个以厉氏家族为核心,以原宝安集团和金融证 券部门人员为骨干,以深圳市延宁发展有限公司和神华期货经纪有限公司为据点的暴富 利益集团。这批人在身为国家工作人员的短短几年中所敛集的资产远远超出其正常收 入,一般都已拥有数千万元至上亿元的资产,他们在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后就很快离职进 入早就注册好的私营企业,利用这些来历不明的资产作为资本进行新的“创业”。一方面 将这些资产通过各种方式“清洗”或者转移国外,另一方面继续利用其敛集更多的财富。

根据初步调查,与上述焦点企业有关联的企业有:深圳市佳定实业有限公司,厉以宁儿 媳妇崔京涛任董事;深圳市神华投资有限公司,厉以宁儿媳妇崔京涛任董事,厉以宁厉 伟任监事;深圳智同指纹技术有限公司,厉伟任董事;深圳市泽尔达贸易有限公司,崔 京涛任监事等。另外与厉氏家族及厦门龙舟股份公司(现更名为“雄震集团”股票代码 600711)关联的公司有:深圳市安信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安信财务顾问有限公 司,深圳市鹭亚投资有限公司,西安安华东郊洗车有限公司,深圳九州方圆有限公司 等。

上述公司中对厉伟的敛财活动比较了解甚至直接参与的关联人物有:罗飞、肖朝君、刘 晖、李丽、孙景明、岑池明、张新华、张鸿健、贺德华等。其中李丽、孙景明已携款移民海外。

面对如此胆大妄为的暴富一族,善良的人们瞠目结舌。环看四周遵纪守法的普通百姓, 人们唯有唏嘘。我们的政府和经济学家到底应该总结推广这伙骗子的“致富经验”、研究 他们的“成功秘密”,还是应该追究他们违法乱纪的责任?太多的问题使人们完全有理由 一再地质疑,但太多的现实却使人们一次次地失望。

2007年3月两会期间,湖北全国人大代表洪可柱在两会上对厉以宁等多位国内著名经济 学家提出严厉批评,称这些人利用特殊地位“圈钱”,厉以宁等人“是中国最先富起来的精 英代表,但其魔术般致富与敛财速度超过了任何垄断企业,因为他们是靠权力和不对称 信息致富!”

洪可柱指出,以全国政协常委、证监会股票发审委首届委员厉以宁为核心的厉氏家族, 已拥有上亿资产,直接和间接投资控股参股的企业达二十多家。洪可柱在该届人大会议 上提案,要求审计署、中纪委和监察部,联合调查证监会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历届委 员,并对他们进行审计,其中包括多名大陆著名经济学家。洪可柱说,不排除部分委员 本身就是庄家,是炒股内线。

厉以宁先以为上面有人要“弄自己的事”,非常恐惧,让自己的儿子准备了三千万元准备 “摆平”,后来发现洪可柱身后并没有什么“来头”和“背景”,洪可柱仅仅是一小小的代表 时,他马上轻蔑地说:“那不管他”,“有证据,你去告我吧。”

他还对全国人大建议,“经济学家不必建立亲友回避制度。”而厉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 表示,他父亲厉以宁的确就是国家立法机关重要成员和证券法起草小组组长,也是证监 会首届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委员,但自己没有从父亲那里得到“任何”帮助。我们很难想 象,象厉以宁这样一位亦官亦学亦商亦富豪的著名人物,在受到人大代表质疑时,其内 心究竟是一种仇视代表、蔑视人民群众的情绪。

我们在查看每一个“著名”经济学家的简历时,发现他们几乎无一例外都“兼任”着某一家或 几家、甚至几十家公司的“独立董事”。不要说这样的身份不代表出资人,也不代表公司 管理层,以经济利益为主导的实体,聘请著名经济学家出任董事,本身就是利益关系。就像球队聘请裁判当球员,角色的转换决定了他们“本身就是庄家”或“炒股内线”的极大可 能。

种种迹象表明,目前一些主流经济学家不但自己“圈钱”,而且相互之间也为“圈钱”开脱。比如,公众对居高不下的房价不满,就会有学者站出来引导舆论,说“这是供需不足造成 的,房子供不应求,房价怎么会不高?”而事实上,商品房的闲置率却一年高过一年;又 比如,面对潮起潮落的股市,几乎所有的主流经济家都回避其中的造假问题,顾左右而 言他,把责任全推到了中国广大“无知”的股民头上。

开始,人们尚以为这些经济学家面临的是学术需求市场、政治需求市场、企业需求市 场,违心说话,善意撒谎,是“改革开放”的需要,是他们所担任的“角色”需要。谁知这些 人却铁了心、一贯地站在富人的立场、站在“企业需求”的角度,为了个人的利益,昧着 良心包装一些濒临倒闭的破烂公司上市,什么公平竞争,什么优胜劣汰,在他们那里只 不过是演讲的台词而已。

如果他们仅仅是学者也就罢了,像厉以宁,身为北大教授、光华学院名誉院长,完全可 以在自己学院的课堂上发表宏论、进行学术研究,而作为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人大财经 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证券法起草小组组长、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 任、证监会首届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委员,他面对的是个拥有十几亿人的政治群体和几 千万的股民,既然没有为“政治需求”服务的诉求,凭什么在那里胡说八道!

2007年1月23日,连英国的《金融时报》也认为中国的“知识精英”、“专家学者”确实做 得太过头、有点太不要脸了,忍不住就此评论说:腐败势力在中国日益嚣张,某些学术 群体对腐败行为不以为耻,他们甚至鼓吹这就是市场经济。

容信股份(股票代码002123)前身为1998年11月19日成立的鞍山荣信电力电子有限公 司(下称“荣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870万元,鞍山市电子电力公司与辽宁科发分别出 资670万元、200万元,各持股77.01%、22.99%。

2000年8月3日,荣信有限公司以截至2000年6月30 日评估净资产值1150万元为基础, 按1:1比例折为股份,鞍山电子与辽宁科发分别占885.60万股、264.40万股,同时吸收 深港产学研、河南新纪元、辽宁世凯等五位新股东的增资,其中深港产学研出资420万 元。深港产学研何许人也?

查阅资料后我们可以发现,深港产学研成立于1996年9月,注册资本为15000万元,法 人代表为厉以宁的公子厉伟,第一大股东厉以宁的儿媳妇崔京涛持股62%。增资后,荣 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增至2600万元,鞍山电子、深港产学研与辽宁科发出资比例分别为 34.06%、16.15%、10.17%。2000年9月20日,荣信有限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 司,并以截至2000年8月31日经审计的净资产2631万元按1:1的比例折合股本2631万 股。

2003年2月18日,荣信股份进行了第二次增资扩股。深港产学研出资538.8万元,新增 股东深圳延宁出资216万元,以经审计的2002年底每股净资产1.20元为基准认购新股, 荣信股份注册资本增至3420万元。二次增资扩股后,鞍山电子、辽宁科发持股比例分别 下降至26.20%、7.83%,而深港产学研、深圳延宁持股则分别上升为25.55%、 5.26%。

深圳延宁又是何许人也?资料显示,深圳延宁成立于1994年3月,注册资本6800万元, 第一大股东及法定代表人均为厉以宁的儿媳妇崔京涛,持股为70%。经过此次增资扩 股,厉以宁家族旗下的两家公司持股比例已超过第一大股东鞍山电子,成为荣信股份的 实际控制人。

2005年11月,荣信股份决定进行第三次增资扩股,深港产学研出资460万元按每股1元 价格认购,而至2005年末,荣信股份每股净资产已经达到2.32元,厉氏家族每股1元的 认股价格明显低于每股净资产,大量国有资产又一次流入厉氏家族!

随着以厉氏家族旗下的深港产学研、深圳延宁逐渐掌控荣信股份,国有资本却逐步退出 公司。2006年6月和8月,鞍山电子、辽宁科发所持有的荣信股份股权分别被北京天成 天信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自然人张新华拍走,转让价分别折合每股1.72元、2.80元。至 此,在荣信股份4800万股总股本中,国有资本全部退出。

厉氏家族这一系列准备工作就绪之后,为保证亿万财富确凿无疑地圈进厉氏家族,厉以 宁以国家立法机关重要成员和证券法起草小组组长、中国证监会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的 身份,伙同其子厉伟大肆“活动“,花大价钱对中国证监会包括股票发审委在内的上上下 下各方面进行了全方位的“打点”。

2007年2月2日,荣信股份首发“毫无悬念地得以”审核通过(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有厉以宁 “神圣”的一票!一群什么东西!)。从荣信股份最后一次国有股转让到发审委上会通过 的短短半年时间内,荣信股份就被包装成为一家高科技公司,并迅速在2007年3月以令 人惊叹的高达18.90元/股的价格公开发行上市!该股上市后,二十多个交易日内就窜升 到百元之上,以2007年12月28日的收盘价93.10元计算,厉氏家族仅在这一家公司就拥 有高达12.4亿元的巨额财富!

不过,在荣信股份的股市历程中,所有的一切已与国有资本没有任何关系,荣信股份已 成为厉氏家族的超级自动提款机,可以说是中国人民辛辛苦苦多少年积累起来的财富, 转瞬之间成为厉氏家族的个人财产!!

在厉以宁父子的亲自操纵下,上演了一幕国有企业改制、增资扩股、股权转让、上市融 资环环相扣的资本运作丑剧,而国有股权在此期间则被逐步摊薄、最终清理出局!!

下面就让我们认识一下厉氏家族的其他几位重要成员吧。

何玉春,厉以宁夫人,北京大学高级工程师,中共党员。1997年3月兼任深圳延宁 发展有限公司监事。

厉伟,厉以宁之子,1963年出生,1988至 1991年在北京大学读经济学硕士,中共党 员。曾任职于北京大学科技开发部、北京大学科技开发公司,1992年3月至1996年11 月任深宝安(股票代码 000009)股份事务代表、董事局证券委员会主任、安信财务顾问 公司总经理、宝安集团总经理助理,自2000年11月起任荣信股份董事,现任深港产学 研董事长兼总经理、大连正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深圳国际高新技术产权交易所 独立董事等。

崔京涛,厉以宁儿媳妇,1967年出生,北京大学毕业,硕士,曾任职于北京海淀职工大 学、工商银行深圳信托投资公司证券部,现任深圳延宁董事长等职。

厉氏家族除控制了荣信股份、深港产学研和深圳延宁外,还直接或间接控制了20多家公 司,旗下资产数以亿计。其中有的企业由厉氏家族以自然人名义直接投资,有的通过以 自然人名义绝对控股的公司再进行间接投资,以下是厉氏家族所拥有的已经公开的公司:

1、深圳市延宁发展有限公司(由厉氏家族绝对控股,厉伟任董事,崔京涛任董事长)

2、深圳市深港产学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由厉氏家族绝对控股,厉伟任董事、总经 理)

3、深圳市神华期货经纪有限公司(由厉氏家族绝对控股,由崔京涛任董事长)

4、深圳市神华投资有限公司

5、深圳市泽尔达贸易有限公司

6、深圳市北大纵横财务顾问有限公司

7、深圳市北大纵横社保网络系统有限公司

8、深圳市北大科兴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9、厦门北大之路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10、大连热电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

11、北京众邦慧智计算机系统集成有限公司(由厉伟任董事长)

12、北京网际互动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13、鞍山荣信电力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14、西安交大捷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15、深圳市拓朴众邦软件有限公司

16、深圳市经天通讯股份有限公司

17、深圳市同洲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18、深圳键桥通讯技术有限公司

19、深圳市冠日通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深圳达实智能股份有限公司

21、深圳市华深达实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22、深圳市玉宇科技有限公司

23、深圳市华动飞天网络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24、深圳市深港产学研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25、北大财富网

26、北大商学网

27、香港智源企业有限公司

为什么没有人敢管厉氏家族非法暴富的犯罪行为?

“厉氏家族暴富”成为一场跨世纪的风波。自史实明(化名)自1999年第一次向国家有关 部门举报厉以宁家族暴富和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后,至今已将近20年了。但20年过 去,举报者史实明表示,他仍有三大遗憾无法释怀:一是国内竟无人敢对厉氏家族非法 暴富的真相进行查处;二是有关部门对如此瞩目的权贵案件视若无睹;三是举报中涉及 的厉以宁父子至今没有对如此重大的“诽谤”进行反击和追究,像厉以宁这种私欲膨胀的 人,居然能进入中共高层智囊团出谋划策搞经济改革,可想而知能改革出什么利国利民 的结果出来,这岂非咄咄怪事?

除了厉以宁公开蔑视人大代表和不把法律当回事外,他的儿子厉伟更是牛B烘烘,多次 叫嚣,我家的财产及来源属于个人隐私,没有向外界披露的义务,否则就会回到文革时期的险境,这是生活在法治社会的人们所不愿看到的。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请尊重我的公民权利!我的公司均无需对外界披露信息,这是法律赋予企业的基本权利。

对于“作为中共党员和全国人大常委的厉以宁及其夫人,在申报财产和子女情况等问题上 是否执行了中央的有关规定?是阳奉阴违还是明知故犯?”这一问题,厉伟所说的话几乎 就是放屁:“厉以宁曾经是全国人大常委,他是一个经济学教授和社会公众人物。迄今为 止,没有法律要求中共党员和全国人大常委及其配偶申报财产和子女情况,也没有规定 要求社会公众人物申报财产和子女情况”。“对待骚扰与威胁,我一概不予回应,因为谣言止于智者。”

我们不禁会问,作为国家立法机关重要成员和证券法起草小组组长的厉以宁,其公职与 其家族的“暴富”是否存在利益冲突?厉以宁在其家族“暴富“过程中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 色?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如果厉以宁始终对此拒绝作出解释和澄清,那“清者自清” 岂不将成为“浊者自浊”?

在提倡“依法治国”的今天,厉以宁作为一个“著名”的经济学家和政要人物,面对公众的质 疑,竟然能若无其事或不屑一顾,而国内主流媒体竟无一例外地保持沉默,党政机关乃 至厉以宁所任职的北京大学和民盟中央也都对此三缄其口,连声称要从“街谈巷议”中发 现反腐败线索的执法单位面对如此明显的“轩然大波”也视若无睹,这种现象确实令大多 数人难以理解,出现这种状况显然是很不正常的。

厉以宁语录:

1、 “为了达到改革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这一代人就是3000万老工人。”

2、“在改制过程中,国有资产流失是必然的,不必大惊小怪。”

3、”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辛苦的,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状是很有必要的。”

4、“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会进步,和谐社会才有希望。”

5、“中国的穷人为什么穷?因为他们都有仇富心理。”

6、“穷人应该把富人看成自己的大哥,大哥穿新衣,小弟穿旧衣,天经地义。”

7、“我建议取消所谓的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等福利,目的是保持大家的工作 热情和能力。”

8、“农民有望进入社会中产者阶层。”

9、“房价涨得快是正常现象,说明居民的收入多了。”

赞(1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庭教育指导师 » 揭秘厉以宁家族暴富史

评论 1

  1. #1

    励伟利用老子励以年空手套白狼,必须吐出来

    匿名7个月前 (11-02)回复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