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正统国学文化^_^
把你孩子养育成出类拔萃的圣人君子

汉语拉丁化的诡计差点成功,但剑有双刃,传教士做梦都想不到搞出的拼音方案居然可以反向溯源研究早期西文,这下老底都被看穿了

来华传教士所谋之深远,可能远超常人想象。

先上一幅油画,《利玛窦与徐光启的文化盟约》清肺排毒汤配方获专利银奖,为何媒体又是集体沉默?

图片

这所谓的文化盟约具体指什么,恐怕没几个人知道。

但从利玛窦撰述、金尼阁整理的《基督教远征中国史》书名来看,其野望绝对不会简单。

明清以来,究竟有多少华夏典籍被以各种名义偷盗回西方,已经数不清了,今天的意大利国家图书馆中还藏有传教士罗明坚翻译四书的一大批手稿。而在梵蒂冈图书馆的善本收藏中,光是与《易经》研究相关的明清传教士的中文或拉丁文手稿,就多达十多种。

利玛窦的大作,绝大多数人都只知道一本《基督教远征中国史》(书名被巧妙地译为《利玛窦札记》)。恐怕很少有人知道此人还编写过一部使用所谓的拉丁拼音来拼写汉字的著作《西字奇迹》。

图片

这便是汉语拉丁化的开端。亚特兰蒂斯造伪曝光,害得外星文明也遭了殃,原来只要能击败对手,科学也是可以神话的,还能与已有的伪史结合起来

有人借此大肆渲染,将利玛窦等传教士奉为汉语拼音的鼻祖,真是一美遮百丑。

但故事怎么能只讲一半,而不讲全呢?

1934年,位于罗马的耶稣会档案馆发现了一组手稿。该手稿长23 厘米,宽16.5 厘米,共计189 页,其中第32-165 页是葡萄牙语和汉语对照的辞典。

根据语言学家杨福绵的考证,这部手稿是罗明坚和利玛窦于1584-1588年间在广东肇庆完成的,一般将此手稿称之为《葡汉辞典》。

图片

《葡汉辞典》中的“水”条一项

图片

一口广东话的两个意大利人利玛窦和罗明坚先是参照汉语对译的方式,编撰了这本《葡汉辞典》,有了这本词典,才标志着葡萄牙语从低劣的口语走向了书面语言。

一直有传言说,天主教的主要诞生地其实是葡萄牙,而并非所谓的罗马。如果此事为真,那么天主教的历史无疑于被腰斩,只是诞生于近代,而根本谈不上所以的源远流长了。

利玛窦的往来书信已经证明了,他虽是意大利人,却受到了葡萄牙的赞助,因此,投桃报李,先弄一本《葡汉辞典》回去交差是正常的。

只是这本辞典并不成熟。

辞典中的拼音系统,是目前已知最早的汉语拼音方案。

其声韵母的拼写设计尚未定型,存在很多混乱,甚至是自相矛盾的地方,例如,“怕”和“罢”,都拼成了pa;“他”和“大”,都拼成了ta。

此外,关于“起”字,居然有chi、chij、chiy三种拼法,原因无他,据说是当时意大利有十多种方言,它们i、j、y不分,可以通用。

由此可见,所谓的用拉丁文字给汉字注音纯属扯淡,拉丁文自己都不成型,尚在摸索阶段,还要借用意大利方言,不过就是徒有虚名罢了。

图片

不过,在这个实践兼学习的过程中,利玛窦倒是逐渐对汉语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据说,他在具有音乐特长的同乡郭居静(Lfizaro Catfino)的帮助下,发现了汉字存在声调:“一共有五种不同的声调或变音,非常难于掌握,区别很小而不易领会。”(详见:利玛窦、金尼阁《利玛窦中国札记》)

随后,两人参照乐谱音阶,改良了拼音方案。

改良拼音方案是肯定的,但在另一个传教士郭居静的帮助下发现汉字存在声调,这点令人怀疑。但凡是个正常人,在华夏生活一段时间,都会听出汉字有不同的音调,有平有仄,有高有低,随便找个当地人都能知道的事情,更何况还有王徴这种大儒教徒从旁协助,怎么会不知道汉字有分多种声调?

此后,据说二人根据汉字字音的特点,用五种符号表示不同声调,此方案进一步成熟,远胜《葡华辞典》。

1605年,利玛窦在北京出版了《西字奇迹》,用的就是这套方案。其中有4篇汉字文章,全部加注了所谓拉丁字母的注音。

1 2 3 4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庭教育指导师 » 汉语拉丁化的诡计差点成功,但剑有双刃,传教士做梦都想不到搞出的拼音方案居然可以反向溯源研究早期西文,这下老底都被看穿了

评论 抢沙发